冬季呼吸道病的诊疗困惑
2015-12-11 17:16:06    浏览 3052 次    

笔者在对一些地区的鸡呼吸道病的调查和会诊中了解到,今年入冬以来的呼吸道病较之以往更凸显多病因、难治愈的趋势。现就辽宁、河北、山东部分地区的临床诊治情况做一分析,供业内同仁参考。

一、免疫抑制的原因:

免疫抑制会导致疫苗免疫失败或诊断误导。具体到鸡呼吸道病的临床诊疗,表现为单纯地对症治疗只能一时控制症状,不能使鸡群痊愈。一些本来是可以少量短程投药治愈的呼吸道病,却因免疫抑制病的原因很容易使诊断和治疗走入误区,其结果则是确诊的困惑,反复用药,频繁换药,超剂量超疗程用药,久治不愈,还引发鸡的药源性肝肿和肾肿。

笔者曾在山东、河北的一些肉鸡养殖密集区接触了频频发生的以呼吸道炎症为主要特征的非典型性新城疫,在会诊过程中了解到,许多病例都有法氏囊发病的既往病史。有的鸡群往往是从7日龄起在三周时间里做了两次新城疫免疫且包括了油苗,但仍发生新城疫,接下来便是气囊炎、支气管堵塞等继发症。为什么做苗会挡不住新城疫发生呢?就是在于法氏囊免疫的部分失败,这种失败导致的后果之一,就是使得两次新城疫免疫大打折扣,或叫部分地失败(无初起典型病变)。而当炎症作为最明显的表症呈现时,很容易引导着用药朝“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方向走。单纯地就病论病治病,不综合考虑免疫抑制的因素,是很难治愈这类呼吸道病的。

二、诊断心理导向的原因:

许多企业的技术员尤其是经验不足的技术员往往把冬季的呼吸道病统统归结为禽流感,一律按禽流感用药。这里不单纯是经验问题,笔者了解到,呼吸道病难治和禽流感的舆论导向促使一些人为避免诊疗责任,把难题推给禽流感。因为养殖户也明白,一旦发生禽流感,按国家政策那是要封锁、扑杀、焚烧的(如辽宁黑山前几年),如此难治的病,谁也没办法,声张更不好。于是,一些不善于做分析的技术员就会从心理导向上产生偏差,认为反正是禽流感,谁也不敢保证能治好,治不好也不会太受责难。还有一种情况,后期的混感难诊难治加上禽流感的确实多发,使部分技术员产生“撒网”心理,既针对病症用药时类同扑鱼的撒网,不管有没有禽流感,先照着估计的可能下药,扑着更好,扑不着拉到。有枣没枣三杆子。

三、产品使用的模糊性原因:

有些企业的产品标明成分和实际成分不符,有的还有违禁成分。为了畅销于市场,企业不仅对外宣传上玩文字游戏,搞模糊战术,在对技术员培训时也讳莫如深,这就使得技术员在应用产品时不仅别家的药搞不明白,有时自家的也不明就里。这在配伍禁忌上往往形成毒副作用叠加。还有,有的产品和治疗方案标明主治各种呼吸道病——病毒的、细菌的、霉菌的、寄生虫的;有的把各种呼吸道症状罗列一大堆,让人搞不懂其主要功效。

还有的养殖场(户)迷信原料药,发病就用原粉,认为更纯,疗效好,价钱也便宜,殊不知呈碱性的原粉进入鸡的呈酸性的腺胃肌胃后,会被大大的中和且在缺少稳定剂、缓释剂、增效剂的配合下其疗效并不如复方制剂。

四、通风的原因:

冬季鸡舍的通风与保温是对矛盾,往往是保温有余通风不足。鸡舍通风不良和氨气过重会诱发多种呼吸道病,也会延误治疗效果,这不是疫苗和药物可以彻底解决的。有些病症在良好环境中常规用药或免疫就可以治好,但在恶劣环境中则很难治愈。这个局部环境得不到明显改善,用什么药物或什么治疗方案也只能是控制一时的症状。

五、混感和继发的原因:

今年冬季的呼吸道病以气囊炎、支气管堵塞、肺炎水肿最为难治,危害也最大。这三种症候的日龄表现为20~30天以传支引发为主,30天以上以新城疫、大肠杆菌继发为主,有些则是前期支原体和大肠杆菌混感,后期继发禽流感或鸟鼻气管杆菌。在处理混感与继发时,由于已经用药1~2个疗程,鸡的肝肾以受到不同程度损伤,使得继续用药药效也打折,又由于药费的持续投入而鸡群不能治愈,使得无论兽医还是养殖者都产生“死马当活马医”的潜意识,或能抗则抗能等则等实在不行就赶快出栏的心理。这样,治疗成功的例证就更少了。

综上所述,今年的呼吸道病是由于一些原先固有的矛盾更凸显,疾病的累积效应更蔓延的背景下显得很难治了,这种情况今后还会持续。目前,业内比较典型的诊疗观点是早期诊断是关键,合理用药是根本。这话本身不错,但依笔者之见,就临床现状说,应该是,消除免疫抑制是关键,搞好冬季通风是根本。而这方面的观念改进和设施改善还任重道远。

本文转载于《鸡病专业网》作者–王中秋

 

用户名:
密    码:
 
密码遗忘请联系 在线客服
 
 
版权所有 北京康泰天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62827576     传真:010-62827576     E_mail:bjznkt@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安宁庄路4号9号楼4层0985  邮编:100085   京ICP备0902381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654号